新闻中心
新闻中心

养鸭发家得复失(组图)


发布日期:2021-03-04 11:44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老顾是松江人,种过田,也养过鸭子。十多年前,他养鸭子最多一年赚过十几万,可没想到第二年,鸭子价格就一落千丈,连本带利全亏了。如今说起这段大起大落的经历,老顾有些轻描淡写。随着城镇化的进程,他的“老家”九亭农业用地越来越少。可老顾说,自己还是喜欢做农民。于是,他和老伴来到金山开鱼塘,一切重新开始。

  给鱼虾喂完食,下午四五点,老顾拿了把小竹椅坐在院子里休息,衣服敞开,毛巾搭在肩膀上,手里一小瓶冰镇饮料。这一天,上海的气温又创下了40.8℃的新高,但傍晚却有风习习吹来。“适宜(舒服)哇?老天看到你们来,也拍马屁啦!”他显得很惬意。

  透过稀疏的篱笆往外看,视线越过绿茵茵的农田,大约五十米开外就是河道,一条足有一二十米长的货船正缓缓开过。这条河名叫紫石泾,是金山重要的航道之一,自张泾流至松江张泽镇,途经松隐、亭林、张堰、吕巷等镇,全长16.7公里。老顾鱼塘里的水就引自这条河。

  江南水系发达,过去人们就靠像这样纵横交错的河道互通有无。老顾望着紫石泾说:“以前我自己开船去过西塘,那时女儿还没养出来,将近四十年前的事情了。”

  当时老顾还住在松江九亭,开船去西塘,是为了给家里盖一栋新房子。“水泥买不到,只能买到几斤。我就找朋友东拼西凑,搞了一吨煤球,开船去西塘换了一吨水泥回来。”他说,“现在想想蛮有劲的,船开过去大概开了十几个钟头,我们小青年的时候是蛮结棍的(厉害)。”

  那个年代钱不多,有些材料有钱也买不到,都要自己想办法。“我们还到现在的东方明珠附近,捡上钢三厂的废铁做建筑材料,把这个房子造出来了。”当时村子里还没有人造楼房,而老顾造的房子两上两下,旁边加个平房。造好后,乡亲邻里都跑来参观。

  房子连人工加材料总共花掉2300元,在那时对于老顾夫妻来说不是个小数目。两人问亲戚朋友借了不少钱,花了9年才还清。“房子盖好是1977年,还没改革开放,我们那里经济不行,两个人做一年才挣一两百块。只好自己种点蔬菜,养养长毛兔啊、猪啊,拿到市区去卖,补贴补贴家用。”老顾说。

  说起两人是怎么走到一起的,张秀琴说,她十七八岁的时候经人介绍认识了老顾,两人恋爱谈了四五年才结婚。虽说认识的时间不短,但两人相处的时间并不多。“平时在生产队里都要劳动的,哪有空见面?”她说,“我们跟现在小青年谈恋爱不一样,一来一回啥都没的。”

  张秀琴开玩笑说,嫁给老顾以后就没享过福。不过两人都勤劳、踏实、肯干,回忆起年轻时的生活,平淡中也不乏乐趣。

  “大概1985、1986年的时候,粮食还没有放开。我们一人骑一辆自行车,两边各放一个筐,从松江骑车到市区去卖西瓜。”老顾回忆说,“那时候上海随便什么地方都可以卖蔬菜、水果的,街道、马路旁边都可以。我们骑到虹口区的舟山路,西瓜卖掉以后买了台电视机回来,凯歌牌的。那时孩子还小,买了电视机回去,她开心得不得了。”

  就像率先造楼房一样,电视机当时在农村还有些稀奇。张秀琴说:“你们老伯伯(指老顾)喜欢新奇的东西。”老顾自己也说:“我蛮适应新潮流的。大钱赚不到,小钱还是肯花的。老早乡下吊扇都没有的,从我们开始先买了吊扇。我手机也很早就开始用了。”

  夫妻俩热情好客的性格也从那时就显露出来。“我们一直都是这样的。以前家里一年到头门都不关的。即使人不在家,门也不关—家里没什么值钱东西,只有茶杯,那个时候人的工资能有多少呢?—朋友高兴过来就搓搓麻将、吃吃老酒。我把香烟、老酒都堆到盘子里,你们想吃自己拆好了。我这个地方等于像是公共场所。”老顾说。

  老顾以前在大队里是生产能手。1988年,他尝试养了400只鸭子,没想到一年功夫就赚了七千多元。要知道当时普通人一年的工资也就四百多元。“这个是第一桶金。”老顾说。他决定用赚到的钱在家里搭了个150平方米的鸭棚,养了一千只鸭子,此后逐年扩大规模。“今年赚到的钱投资到明年,所以说每年赚是赚的,手头的钱是没有的。最多的时候,鸭棚的资产滚到三十多万。”他说。

  张秀琴说,最苦的是1994年,“养五千只鸭子,种二十亩地,还要造新房子,就我们两个人。早上三四点钟爬起来捡鸭蛋,一天做13个钟头不稀奇的。”那一年造的新房子,至今仍是老顾的得意之作:“不是我吹牛皮,从上海到松江整个一条沪松公路上,我这个房子的造型是第一栋,有屋檐、有走廊。造了两三年后,像我这样式样的房子才多起来。他们一定是认可我的房子比较好看,结构也牢固。”

  老顾夫妻俩勤勤恳恳做了好几年,1996年收益最大,一下子赚了十几万。可老顾还没顾得上高兴,1997年供求出现变化,鸭子养殖的形势陡转直下。

  “鸭子的价钱一落千丈,像股票一样跌得一塌糊涂,杀掉一只鸭子要亏掉120块钱。但就算割肉也要抛掉呀,卖掉2500只鸭子,前两年赚到的钱全部连本带利亏光了。”老顾说,“我本来想那一年就是少赚点,赚个五六万总有的,已经打算买部车子了。结果一亏,又等了10年才买车。”

  说起这段经历,老顾摇摇头:“命运周折啊!亏掉就翻不了身了,从1997年到现在就没赚过钱。不过现在无债一身轻,吃吃玩玩也蛮好。”

  张秀琴对于家庭经济状况的这番大起大落没有半点埋怨:“赔了几十万,要是人家女人,骂男人那是骂得来……我一句不说,提也不提起。反正那个时候岁数轻,挑担也不要紧,干活辛苦也不要紧。”

  那栋让老顾引以为傲的新房子,夫妻俩实际上没在里面享受过几天。他们一直住在老房子里,起先是忙着养鸭子,亏本后又忙着“调整产业结构”,把养鸭的设备逐步更换掉,开鱼塘养鱼。

  随着九亭逐步城市化,农业用地少了,不少九亭人告别乡村,住进了镇里。“有些邻居到外面打工,做做活计。但是我不喜欢这样。我还是喜欢做农民,而且是自己做,自由自在,不被人家使唤。”老顾说。于是2002年,夫妻俩“背井离乡”来到金山,租下了45亩地开鱼塘。九亭那套沪松公路旁的房子,还是空关着。

  老顾应该是真的喜欢养殖、种田。张秀琴说他会钻研。老顾自己也说:“养殖业学无止境。动物是不会讲话的,特别是水产,养在水里看也看不到。所以要活到老、学到老。”现在他还常常去参加学习班,了解新的农业知识。那晚好友一家来拜访,他向在厦门念大学的小辈打听:“听说福建那里有种砍瓜,想吃多少砍多少,挂在藤上的部分还能继续长,蛮好白相的。你帮我问问,我最好拿点种子来种种。”

  他每天四五点起床,给鱼虾喂食、检查水泵,一天绕着鱼塘来来回回要走上十几公里。可看他走在田里的姿态,腰杆挺着,双手微微握拳迈着大步,那精神气儿丝毫看不出疲惫。

  老顾说,现在也不指着赚钱了,只要不亏本就行,“吃光、用光,只要有乐趣就好。赚不赚不管的,我们蛮想得穿的。”不过有时候,这话他也会反着说:“我别样都好,比较完美,就是一样不好:财运不好。”也许就像大多数人一样,辛劳付出后总希望得到经济上的回报,这也是人之常情。

美高美官网

×